<7>
9/224

<7>

  陆初北没有去谈工作,她把事情推给了公关部的宋凉辞,自己一个人开车去了二厂文创公园。

  

  她很喜欢那个地方,再加上那里离川美的校区不远,走一阵子就走到了那里去了。

  

  有时候她也庆幸白洛泽离开了她的身边,这让她重新选择自己喜欢的地方,尽管她当年陪着白洛泽在北京的二本大学读书,最后报考的研究生专业是北京大学的汉语言文学。

  

  从初中开始陆初北就野心勃勃想要考西南方向的大学,不管是一本二本都好,可是改变她的是白洛泽,从始至终都是白洛泽。

  

  还好这条路虽然走得漫长而崎岖,她最后还是走到了自己最想要到的地方,尽管她是一直强撑着的。

  

  陆初北自然是不愿意面对白洛泽的,特别是在赵汝阳的面前面对白洛泽,这只会让她显得渺小而卑微,变得更加一文不值。

  

  若说赵汝阳于她来说是那冬日透过寒窗的一丝暖阳,那白洛泽便是那春日树枝上的那一抹新绿,是她所有愿望的初始,所有野心的支架。

  

  尽管她早就已经远离了那个卑微的爱着白洛泽的陆初北,可是她不免会在面对白洛泽的时候突然想起,想起那个时候她险些从高楼跳下的身影,想起那个坐在窗前夜夜发呆的少女。

  

  今年陆初北二十五岁,她十三岁第一次见白洛泽就喜欢他,十五岁就和白洛泽在一起,二十岁与白洛泽分道扬镳,至此,已经是过了十二年。

  

  十二年匆匆而过,她与白洛泽的七年,同样也是匆匆而过,之后便沉入大海,了无踪影。

  

  因为白洛泽她不再喜欢北京,甚至有些厌恶那里的一切,当然除了那古色古香的故宫,其他一一变成了陆初北的伤口。

  

  对于陆初北来说,让她永远无法释怀的便是紫禁城景山上的歪脖树,那是大明末代皇帝崇祯自缢的地方。

  

  陆初北从小就很喜欢历史,所以她在历史学上总有自己的理解。她曾想过崇祯选择在景山之处自缢,到底是为了什么,她总是在最后把自己的生活代入进入,一次便不可自拔。

  

  只是陆初北再也没有回过北京。

  踏上北京的土地对于她来说便是缠绕压抑气息,让她不自觉的想起她和白洛泽在北京的那些日子,想起她在白洛泽离开之后挤在地下室的日子。

  

  “他走了,回来吧。”手机传来了赵汝阳的讯息,没有多余的话,就像是从一开始就猜中了她的想法一样,知道她没有去谈合同的事情。

  

  有时候陆初北会觉得自己其实挺幸福的,尽管之前她还没有和赵汝阳在一起,可是她总是觉得,一个人缓缓的走在阳光下的路上,不紧不慢,而有另外一个人知道你会去到哪里,他一直在那里等你,也是一种充实的幸福。

  

  “我给你做了芋圆,如果你再不回来就要黏糊了。”

  

  陆初北看了看信息,霎那间笑了,她很长时间没有这样子笑了。可是,单纯可爱只想着她的赵汝阳,的确是打动她了。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

牛牛怎么玩才能赢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