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6/224

<4>

  这不是陆初北在成年之后做的第一件出格的事情,正是因为她从小活得太过于规矩,所以她更想活得出格一些。

  

  赵汝阳是什么样的人她心知肚明,他喜不喜欢她,她不知道,可是她就是觉得赵汝阳很有趣。

  

  “第一次破戒吗?”陆初北不是在和赵汝阳开玩笑,伸手捏了捏他的鼻子,然后才笑着对他说,“醒醒,上班了。”

  

  她并不喜欢母亲给她的那些一定要结了婚才能献出自己的教诲,她只觉得没趣,又觉得这种思想是尘封在了旧社会。

  她,不喜欢。

  

  就像是当年陆初北住在北京阴冷的地下室的时候想的一样,她并不怀念与父母同居生活的日子,就算是个地下室,也是她突破重围的地方了。

  

  “小北,”赵汝阳有些犹豫,他深刻的知道陆初北从没有把这种事情放在心上,可是他不一样,“我会对你负责的。”

  

  “无趣。”抽回捏在赵汝阳鼻子上的手陆初北轻声说了一句,从白洛泽离开她的那天开始,她就再也不需要任何人的负责。

  

  可赵汝阳就是知道陆初北是这种淡漠的性子,好像一切的事情都不是在她身上发生的一样,她把自己封闭在了自己的世界里。

  

  赵汝阳从未走进陆初北的世界。

  可就算是陆初北自己,也从未靠近。

  

  陆初北把房卡丢到了赵汝阳的面前,“我付了钱,你等会把房退了就行。”

  

  她最讨厌的就是欠任何人,所以就算是她答应的一些奇怪的约定她都会去答应。她渴望得到别人的认可,也想让自己成为站在顶峰的人。

  

  赵汝阳始终不明白,为什么陆初北只是一味的封闭自己而不愿敞开。

  

  可是只有陆初北自己知道,在写出《初次心动》之后的她,将所有的自己深深埋在了自己铸造的坟墓里,永生永世,沉入深渊地里。

  

  白洛泽是陆初北的初恋。

  她喜欢他的时候不过十三岁,喜欢白洛泽的光芒四射,喜欢白洛泽的温和知性,又喜欢白洛泽的清心寡欲。

  

  可陆初北不知道,那时候的她不懂得什么是喜欢,更不会明白自己拼了命想要成为他的心思,她想要成为白洛泽,可是她终究没有他那么优秀。

  

  白洛泽选择离开她的那天陆初北哭了,一个人坐在海边的沙滩上大哭,然后又给白洛泽做了个坟墓,让它随着潮起又潮落,最后消失殆尽,化作夕阳远去。

  

  她终于明白,她就像是北京地下室门口的那家买雪糕的小店的雪糕一样,冻得冰凉时被人随意拿起挑拣,化成水后从此消失在那个人的记忆里。

  她哪里曾拥有过白洛泽?她不曾有过。

  

  她的第一次给的是白洛泽,第二次给的是赵汝阳。她的人生,混乱而简单,奇妙又荒唐。

  

  陆初北总是幻想自己是一个出格的女人,可是她不是,她打不开自己内心的枷锁,就像是无法逃脱的困兽,

  

  “小北,阳阳来带你回家了。”赵汝阳实在不忍心看她这样折磨自己,抱住蹲着抽泣的陆初北。他也不敢大声说句什么话,他怕真的会激怒她。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

牛牛怎么玩才能赢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