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5/224

<3>

  白洛泽对于陆初北来说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可是她懒得去挽回了。

  

  她并不是慵懒而不问世事的人,她的家庭早就决定了这一切。尽管陆初北叛逆期做了许多和父母想法相违背的决定,无数次与父母有争吵,但是说到底她还是被磨平了些许棱角。

  

  白洛泽的出现让陆初北发生了改变,就像是赵汝阳的出现让陆初北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样。

  

  “今天我们的陆大美女又想喝点什么?”吧台不是第一次见到陆初北了,每一次来陆初北都是点一杯威士忌,喝了之后就跑去舞台上唱歌,尽管他知道她没醉,可陆初北却是装作一副醉了的样子。

  

  陆初北很会喝酒,知道这件事情的除了她自己,也只有她闺蜜了。当年她们在填完高考志愿后凑了一局喝酒宴,四个人就陆初北一人连吹十瓶青岛都没倒,还笑着和他们玩真心话大冒险。

  

  她其实不喜欢喝酒,因为她受不了后面那个苦味,那让她很不舒服。陆初北的父亲很喜欢喝酒,尽管她的父亲酒品一般,可她的外公更是村大队最会喝酒的人,只是后来得了肺气肿,陆初北不同意他喝酒了而已。

  

  “还是老样子。”陆初北拉着赵汝阳在吧台小哥面前坐下,她没打算喝别的,倒也是想让赵汝阳和她喝一样的,“给他来一杯一样的。”

  

  赵汝阳这时候才知道陆初北每一次来只喝一杯威士忌,别人请她喝酒她都拒绝,喝完这杯她就去台上唱歌。

  

  “男朋友啊?第一次见。”吧台小哥把酒放到陆初北的面前,带男朋友来喝威士忌的他见的不少,但大多数都是来谈分手的,但是他看出来陆初北不一样,因为她喝不醉。

  

  “不…”

  “现在还不是,但是很快就是了。”陆初北搂上赵汝阳的肩,拿着自己的杯子和赵汝阳碰了杯,随便给了他一个wink,“脱单快乐。”

  

  赵汝阳整个人僵住了,和陆初北碰了杯之后愣着看她,这是怎么回事?他自己也想不明白。

  

  陆初北现在总算是见识到赵汝阳的酒量了,一杯威士忌就干倒了他,她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你们这里有房间吗?”陆初北早就知道酒吧楼上是连着酒店的,所以才能让赵汝阳有个去处,如果要靠她拉着他回去的话,那是绝对不可能的,“给我开一间吧。”

  

  赵汝阳绝对不是故意喝醉的,因为他自己也不记得自己的酒量有多差,只是接下来的事情完全在他预料之外,可以说是想都没想过的了。

  

  “醒了?”陆初北躺在赵汝阳身边,托着下巴饶有兴致地看着他,“都快中午了。”

  

  赵汝阳如今头还有些疼,侧过脸看陆初北觉得不太对劲,好像他们两个…现在的感觉也不太对劲。

  

  空气中弥漫着暧昧的气息,他虽然没经历过,但是他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这种事情在此之前他自然是不敢想的,他知道陆初北有这个反骨的胆子,可是他没有这个胆子,怎么还算计到他头上来了。

  

  “小北。”

  

  陆初北听见赵汝阳叫她,凑近到他的身边,他们两人如今的关系无需言说,只是这对于赵汝阳自己来说奇怪了一些。

  

  “嗯。”陆初北伸手捏了捏赵汝阳的脸,然后凑到他的跟前,“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

牛牛怎么玩才能赢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