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3/224

<1>

  他死了。

  以一种悲壮的形式,死在了陆初北的面前。

  

  陆初北赶到现场的时候只看到了他倒在血泊里,难看的死状让她恶心得反胃,可是她还要一副悲伤的看着,勉强的挤出几滴眼泪。

  

  死的是她的前男友,现在是他们分手的第三十九个小时。

  他是跳楼死的,从二十一楼的天台跳下来,只为了见她一面。

  

  陆初北早就不爱这个男人了,尽管他不小气也很大方,可是她发现了他们没有未来可言:她将他的每一步规划进了未来,可是他的未来却没有她陆初北的名字。

  

  “陆初北小姐,麻烦你陪我们走一趟。”

  陆初北确实不想看着他那恶心的尸体,因为那只会让自己的肠胃犯恶心,那她宁愿跟着警察走。

  只是她没想到,这个人是白洛泽而已。

  

  “白律师应该不是警察吧?那你想带我去哪里呢?”陆初北藏不住的讥讽的确是对着白洛泽的,看着他微沉的脸色笑了笑,“还是现在律师都能随便使唤别人了?”

  

  白洛泽从她的眼中只看到嘲讽,一点其他的情绪都没有,他想捕捉一闪而过的苦楚,也没有出现。

  

  陆初北眼里没有他。

  他当然也知道,死的那个人也不在她的眼里。

  

  “死的也当真是值得同情,生命都葬送了,连一点痕迹都没留下……”当真是薄情。

  

  这话对陆初北来说不痛不痒,只是她看着白洛泽的表情未变,“不知道白律师什么时候也变得如此聒噪?”

  

  她无比了解白洛泽,因为他们曾经也在一起生活了五年,她当年有多爱他,现在自然就有多恨他。

  

  她高中就和白洛泽在一起,为了他拼了命考了个同城的二本大学,念了她最不喜欢的经济学差点没法结业,结果白洛泽因为出国和她分手。

  

  要不是她还有点脑子,知道没必要为了留不住的人伤心难过,抓了最后一年的稻草跨专业读了北大汉语言文学的研究生,她恐怕三年前死相和现在躺着的人一样难看。

  

  也还好她考研的时候碰上了赵汝阳,要不然她现在恐怕连饭都吃不上,整天躺在大马路睡觉了。

  

  他们的初创团队的确是优秀的,毕竟只有赵汝阳和她,赵汝阳学的是编辑出版学,她自己是汉语言文学。

  

  不过跌跌撞撞也做成了杂志,她喜欢写文章和选文章,而赵汝阳每天就负责选择吸睛的文章让它们发光发亮。

  

  杂志名叫《星河》,是陆初北起的名字,因为她第一次遇见白洛泽的时候,星河长明,而白洛泽的眼睛如同星河般绚灿。

  

  尽管她不爱白洛泽了,但是初次心动的还是留在了她的心底,所以她才写了《初次心动》。

  

  可惜她和白洛泽只不过是彼此生命中的匆匆过客,就如赵汝阳所说,不过都是星河中的繁星,曾经一起发光,后来就走散了。

  

  赵汝阳一直单身,她就没见过他往家里带女孩子,当然除了分手之后和他同居的她,赵汝阳家里干净得没有正常男人还有的气息。

  

  “还不回家?”赵汝阳一路是跟着陆初北的,看着她冲了出去,又看着她犹豫的往后走,在看着她磨磨蹭蹭的走到事发现场。

  

  “被人拦住了,走不了。”看见赵汝阳她已经心安了,也只有他在,她才不需要那么担心。

  

  赵汝阳看了一眼白洛泽,他自然是认识他的,毕竟大名鼎鼎的律师,又有谁不认识呢?

  

  他知道陆初北曾经深爱过白洛泽,谁让她在喝醉酒的时候拼命的喊着他的名字,可是这不应该,也不应该是她的牵绊。

  

  “白律师啊,小北我带回家了,如果有什么事情不如下次约了时间再聊吧。”

  

  也没有下次了。

  他太了解陆初北了,她这辈子不想再见白洛泽,也不是开玩笑的。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

牛牛怎么玩才能赢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