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怦然心动 10
11/11

你是我的怦然心动 10

  ——每个身处黑暗的人心里,都有一束星星点点的微光,只是太容易熄灭了。

  深夜。

  黎艾无心入睡。

  她的睡眠很浅并且很难睡着,失眠是很经常的事情。

  “砰!”

  门外忽然传来一声巨响,把黎艾吓了一跳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种僻静的郊区的夜晚一般都是很安静的,听不到什么声音,所以这声巨响就显得格外突兀。

  黎艾皱了皱眉,用手机看了看时间,重新躺了回去。

  凌晨一点半。

  几乎不用过多的去猜测,那一定是开门和关门的声音。

  ……

  还真是一天回来得比一天晚啊。

  “黎艾!”

  就在黎艾准备再度试图进入睡眠的时候,突然有人大声地喊着她的名字。

  即使是隔着一扇门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黎艾看到有一束光从门缝里透了进来,虽然不是很明显。

  有人把门外的灯给开了。

  接着传来一阵乱七八糟的声音,听上去像是在翻箱倒柜。

  ……

  “黎艾!”

  她本没有动作,但是那个声音又响起了一次。

  黎艾的脸色不太好,不情不愿的从床上坐了起来,伸手碰到了开关。

  “啪嗒”

  一片黑暗的空间顿时变得明亮起来。

  这实在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房间,设施也非常简单,只能勉强算得上干净,更别谈奢华。

  黎艾拉开了门,站在门口看向门外,面色看上去有些憔悴。

  但是门外的景象让黎艾瞳孔一缩。

  本来这栋房子或许过于老旧也不够好看,但是黎艾还是挺爱干净的,家务做的也还可以。

  但是现在如果用最简短的词语来形容,那就是一片狼藉。

  而那一片狼藉之中,站着一个神色颓废的中年男人。

  说是中年或许不对,因为那人的头发已经半白,脸上的周围堆积在一起,十分苍老。

  只是那苍老的脸颊上,还泛着不太正常的红晕。

  也许依稀可辨那张脸曾经是俊朗的,却也仅仅只是依稀可辨。

  男人听到黎艾开门的声音之后,迟钝地转过身,迷离浑浊的眼睛看向黎艾,但是却对不上焦。

  “你妈的,医保卡呢?”

  说话断断续续含糊不清,显然不是处于清醒状态。

  “我,找到一个……”

  黎艾紧抿着泛白的嘴唇,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手敲了一下门框,没有让那个男人说下去,张口就是一句脏话。

  “黎正华你他妈有病吧?!”

  黎艾这辈子唯一确定的一件事,就是她直到死都不会想承认这个醉醺醺的颓废男人是自己的父亲。

  对于黎正华,黎艾一直都是忍让的态度,有时候也会有虑惧。

  但是这次黎艾实在是忍不了了。

  三更半夜回家一直都是黎正华的常态,算不上什么稀奇。

  但是三更半夜回来,还把屋子弄得一团乱,最后还不是黎艾来收拾烂摊子?

  ……

  其实,话刚说出口黎艾就后悔了。

  或许息事宁人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道路,尤其是对于黎正华这种人来说。

  黎正华慢慢地眨了眨眼,好像没有听清楚黎艾的话,“你,你说什么?”

  “没什么。”

  黎艾小声嘀咕了一句,深深地吐出一口气,让自己的心情变得没有那么愤懑。

  随即没好气地走上前几步,弯下腰开始收拾。

  黎艾有意识地瞥了黎正华一眼,这才发现后者的手里拿了一个酒瓶子,正在往嘴里灌着。

  黎艾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

  ……

  “你妈的,医保卡在哪?”

  黎艾正收拾到一半,黎国华放下了酒瓶,似乎在回味刚刚喝下的那几口劣质酒。

  这种断句方式,让黎艾觉得黎正华就像是在骂街。

  她觉得很莫名其妙。

  她不知道黎正华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怎么了?”

  黎艾心不在焉的敷衍着,手上的动作依然没有停下。

  “在哪?”

  黎正华没有回答黎艾的问题,只是继续重复着自己的问题。

  “在哪?”

  “在哪?”

  “在哪?”

  黎艾受不了了,一下子站了起来,步伐很重地走到泛黄的电视机柜旁边,用了很大力气拉开了柜子,发出了很大的声音。

  她翻找了片刻,动作杂乱无章,足以看出黎艾此时此刻是有多心烦意乱。

  没多久,黎艾就看到了一张照片。

  上面是一个还算年轻的女子,面容清秀,头发用宽松的皮绳束起,脸上洋溢着微笑。

  旁边还有一系列的信息。

  黎艾只注意到了最显眼的两个字。

  “郑秋”

  然后,她把医保卡丢给了黎正华。

  黎正华很显然没有接住,医保卡掉到了地上。

  黎正华的动作就好像丧尸一般僵硬无比,看了一眼地上静静躺着的医保卡,很缓慢地弯下腰捡了起来端详了片刻。

  随即毫无预兆地朝着另一扇门走去。

  还没等黎艾阻止,就把那扇门的门给拉开了。

  “走,快起来,我们去看病!”

  黎正华的分贝突然变得很高,把黎艾吓了一跳。

  “你干什么啊?!”

  反应过来的黎艾连忙快步走到黎正华旁边,一把把那扇门,也就是她妈的卧室门给关上了。

  “砰”

  “妈你继续睡!不要听他胡说八道!”

  黎艾隔着门吼了一嗓子。

  她总觉得自己在家的时候和在外面判若两人。

  ……

  家庭是幸福的港湾避风港之类的说辞很显然并不是永远适用。

  黎艾转身看向了黎正华,没有等到他开口,就把他推到了自己房间门口。

  “你干嘛啊!我找到了,一个医生……我要带你妈去看病……”

  黎正华不情不愿地站在自己卧室的门前,回头对着空气说着话。

  “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啊?你现在去急诊都要关门了!有病啊!”

  黎艾毫不犹豫地打断了黎正华的话,心里没来由地泛起一阵酸涩。

  黎正华是黎艾不愿意想起提起的人,但是黎艾最不愿意提起的,就是郑秋的病。

  ……

  由于黎正华根本没有能力把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尽数打理好,所以很多事情都是黎艾在管。

  她对郑秋病情的了解甚至比黎正华还要清楚。

  可能大多数人所熟知的绝症都是癌症,但是从黎艾记事起,大概是三四岁的时候,郑秋就已经开始生病了。

  ……

  类风湿。

  小时候的黎艾还不识字,第一个认识的不是自己的名字或者是别的简单字词,而是这三个字。

  这三个字对于小时候的黎艾来说,就像是噩梦。

  因为每次看到这三个字的时候,都没有什么好事发生。

  不致命,或者说一般情况下不致命,但是没有治疗的方法,是一种慢性病。

  如果到了晚期,那么几乎就是植物人,不能自理。

  黎正华酗酒和这个应该有很大关系,只不过黎艾从来没有求证过。

  其实,她一直都知道黎正华是爱郑秋的。

  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多年来,在家里经济本就不宽裕,全靠黎正华在小公司当职员的工资支持的情况下,一直都没有放弃郑秋。

  但正是因为这样,黎艾才会觉得更加酸涩。

  为什么黎正华不能像小说电影里那些纯粹的反派一样,没有一点点人性和善良之处?

  为什么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她找不到足够的憎恨黎正华的理由,找不到足够的绝望的理由,所以只能好好活下去。

  “好了,睡觉去吧,别吵了。”

  ……

  不知道过了多久,黎艾一下子瘫倒在了床上,深吸了一口气。

  生活真是处处充满了惊喜和意外。

  准确地说是惊吓。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

牛牛怎么玩才能赢钱